印度對外進出口情況及產品分析

2020年01月23日 關鍵詞: 商務貿易

印度在全球對外貿易中扮演重要角色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ibqSXpibfquEmiczaFmttTtib62RKS6t1tqLkU7pwBBAnPUEw8bgzHhhrw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2009-2018年,印度貨物進出口貿易總額波動變化。

2010年,印度迅速走出國際金融危機影響,其進出口總額暴增30.5%,達到5519.1億美元,并在隨后兩年繼續保持增長之勢;2013-2016年,受世界經濟形勢、盧比貶值等因素影響,印度對外貿易額再次進入下滑通道;從2017年開始,印度對外貿易開始回暖,貿易額在2018年增長至8367.1億美元,同比增長了11.79%,增速依然較快。

據印度商業信息統計署與印度商務部統計,2018年,印度貨物進出口額為8367.1億美元,比上年同期(下同)增長11.79%,占全球出口貿易額的1.7%,位居全球第19。可見,印度在全球對外貿易中扮演著重要角色,也是全球對外貿易大國之一。

據印度商業信息統計署與印度商務部統計,2019年1-6月,印度貨物進出口額為4156.0億美元,比上年同期(下同)增長0.6%。

 

印度持續保持貿易逆差狀態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Mxh73DialKgdO4FZrXcScWfCbuu3ibm0NjRaxen8AibDaeTlrkQSD9zUw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2009年到2019年上半年內,印度始終保持貿易逆差的狀態。

據印度商業信息統計署與印度商務部統計,2018年,印度貨物出口3246.3億美元,增長8.4%;進口5120.8億美元,增長13.8%。貿易逆差1874.5億美元,增長24.7%。

具體來看,2018年印度前三大貿易逆差來源國為中國、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,逆差額分別為572.2億美元、228.7億美元和212.7億美元,其中,與中國逆差額下降3.6%,與沙特阿拉伯逆差額增加44.4%,與伊拉克逆差額增加51.4%。印度貿易順差主要來自美國、孟加拉國和尼泊爾,2018年順差額分別為179.0億美元、81.8億美元和73.1億美元,其中,與美國順差額下降15.6%,與孟加拉國和尼泊爾順差額分別增長11.7%和30.7%。

2019年1-6月,印度貨物出口1668.7億美元,增長2.5%;進口2491.2億美元,下降0.7%。貿易逆差822.5億美元,下降6.7%。

具體來看,1-6月印度前三大貿易逆差來源國為中國、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,逆差額分別為253.4億美元、107.6億美元和104.7億美元,其中,與中國和伊拉克下降分別為13.5%和2.9%,與沙特阿拉伯增長5.3%。貿易順差主要來自美國、孟加拉國和尼泊爾,1-6月順差額分別為85.4億美元、36.8億美元和34.2億美元。

 

印度前三大出口貿易伙伴為美國、阿聯酋和中國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zcU1u8nK6U2tib9rdjNL12yK9Ax0mUItvtb56ib5libaLA6Bkzcd6lj1A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從國別或地區看。

2018年,印度前三大出口貿易伙伴為美國、阿聯酋和中國。其中,印度對美國的出口額為514.2億美元,占印度出口總額的15.8%,出口額明顯高于其他國家。此外,印度對阿聯酋、中國香港、新加坡、越南以及意大利的出口額則進入了下行通道。

2019年1-6月,印度前三大出口貿易伙伴為美國、阿聯酋和中國,1-6月印度對三國出口分別為269.0億美元、156.6億美元和83.7億美元,分別增長5.9%、5.7%和5.3%,分別占印度出口總額的16.1%、9.4%和5.0%。

 

印度前三大進口貿易伙伴為中國、美國和阿聯酋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HuzRiaD6Vevb0Mx1hSCdOtwkeA2p7hX3nFKbzYV0dm9AWkHMHpEicmDw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從國別或地區看。

2018年,印度前三大進口貿易伙伴為中國、美國和沙特阿拉伯,2018年印度自三國進口額分別為737.4億美元、335.2億美元和283.8億美元,分別增長2.3%、34.9%和34.6%,占印度進口總額的14.4%、6.6%和5.5%。

2019年1-6月,印度前三大進口貿易伙伴為中國、美國和阿聯酋。1-6月印度自三國分別進口337.1億美元、183.5億美元和151.9億美元,占印度進口總額的13.5%、7.4%和6.1%,其中,對中國下降9.5%,對美國和阿聯酋分別增長16.4%和27.3%。

 

印度主要出口商品為化工產品、礦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WDOkP08vRNFUFsrg5GNftzcGVGnSWDaexibniaE6qHjOp7r3nvcN0SR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7s1jHDZ2ZpcvBcmGlHpheDfc4gROqr619FvO0yYFQUmKe1foYktu6g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從印度對全球出口的產品整體情況看。

2018年,礦產品、化工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是印度的主要出口商品,出口額分別為526.5億美元、446.9億美元和401.4億美元,占印度出口總額的16.2%、13.8%和12.4%,其中,礦產品出口增長28.7%,化工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出口分別增長13.8%和12.4%。

2019年1-6月,印度的主要出口商品有化工產品、礦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,出口額為243.1億美元、242.5億美元和199.7億美元。其中,化工產品增長12.1%,礦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分別下降3.4%和4.5%,上述三類產品分別占印度出口總額的14.6%、14.5%和12.0%。

具體來看,印度礦產品出口量大,主要原因是印度境內擁有較為豐富的煤炭、鐵礦石、鉻鐵礦、鋁土礦、云母、石膏等礦石資源。此外,印度天然石墨和稀土金屬的產儲量也較大,均位居全球前五。

 

印度主要進口商品為礦產品、機電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HGoOppzgWplRiaIyPXkIGEFV514OibjOBLtFQ0cVth5wRGMCRys2D5cA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vgIibicOhLhiaqshGI6ibzQYTrJg01KribYlEXvIvGbwicLPTOTYQW2gvEFYjcYP806n580V1VNIyYGZRvwxlPOaFmBw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從印度主要進口的產品分類來看。

2018年,礦產品、機電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是印度進口的前三大類商品,合計進口3378.9億美元,占印度進口總額的66.0%。其中,在主要大類進口產品中,礦產品、化工產品的進口額分別增長了34.7%和13.6%,和貴金屬及制品進口額則下降了14.0%。

2019年1-6月,印度的主要進口商品為礦產品、機電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,進口額分別為840.7億美元、463.6億美元和344.1億美元。其中,礦產品下降2.1%,機電產品和貴金屬及制品分別增長0.2%和2.7%,三類產品分別占印度進口總額的33.8%、18.6%和13.8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盡管煤炭、鐵礦石、鉻鐵礦、鋁土礦等礦產資源豐富,但是印度石油、天然氣、銅、鉛、鋅、金等礦產資源卻嚴重匱乏,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的短缺已經成為制約其經濟發展的短板,需要從沙特阿拉伯、伊拉克等國家進口大量石油。與此同時,雖然印度煤炭、鐵礦石等資源儲量豐富,但由于礦石品位低、雜質成分較高,很難進行有效開采,資源品質較差也導致印度需要進口優質礦產品。

(來源:外跨研究中心, 本文部分數據參考商務部)

二码常规分布图